书 房
水墨山庄
侯王若能守之, 侯王(修道的人)如果能尊循于道,
万物将自宾。 万物(自身各个部分)将会自然而然地宾服。
天地相合, 天与地之气(在身体内)相融合,
以俞甘露, 用甘露注入经脉,
民莫之令, 人没有指令支配它,
而自均焉。 而它却自然、均匀地分布到全身。
始制有名, 开始建立制度就要确立名分,
名亦既有, 名分也既然拥有了,
夫亦将知止。 那也须要知道它的界限。
知止所以不殆。 知道了制度的界限所以不会失败。
俾道之在天下也, 譬如道在天下应用,
猷小谷之于江海也。 就象小溪归入江海一样自然啊。


三十三 三十三
知人者,知也。 能识知别人的,是智慧。
自知者,明也。 能识知自我的,是贤明。
胜人者,有力也。 能战胜别人的,叫做有威力。
自胜者,强也。 能战胜自我的,才是强大。
知足者,富也。 知道满足的,就是富有。
强行者,有志也。 坚持力行的,就是有志气。
不失其所者,久也。 不丧失其根基(本性)的,就能长久。
死而不忘者,寿也。 死后不被遗忘的,才是长寿。


三十四 三十四
道汜呵! “道”广泛博大无所不在啊!
其可左右也。 它可以左也可以右。
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 功成了事遂了而不自称有功有德。
万物归焉而弗为主, 万物归附于它而它却不自以为是主宰,
则恒无欲也, 它仍是永远地没有什么欲望,
可名于小。 (道隐形匿迹)可以称名为“极小 。
万物归焉而弗为主, 万物归附于它而它却不自以为是主宰,
可名于大。 (道的这种无私)可以称名为“极大”。
是以圣人之能成大也, 所以圣人之所以能够成为伟大,
以其不为大也, 正是因为它不自以为伟大,
故能成大。 所以才能成为伟大。


三十五 三十五
执大象, 谁掌握了“道”的法象境界,
天下往。 天下人就会归顺向往。
往而不害, 归顺向往而不伤害,
安平大。 从而安全、平和、顺达。
乐与饵, 动听的音乐和美味的食物,
过格止。 能吸引路过的行人停留止步。
(享用它们超过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厌烦、厌倦而停止。)
故道之出言也, 而“道”要是说出来呀,
曰:淡呵!其无味也。 可以说是:淡呀!它没有味道啊。
视之,不足见也。 看它,不能够看见它。
听之,不足闻也。 听它,不能够听清它。
用之,不可既也。 使用它,却用不完啊(却不会厌烦、厌倦啊)。


三十六 三十六
将欲拾之, 要想收敛它,
必古张之。 必须故意扩张它。
将欲弱之, 要想削弱它,
必古强之。 必须故意增强它。
将欲去之, 要想废弃它,
必古与之。 必须故意兴盛它。
将欲夺之, 要想夺取它,
必古予之。 必须故意给予它。
是谓微明, 这就叫知晓精深微妙的道理而收到显著的效果,
友弱胜强。 柔弱能战胜刚强。
(显示友好、柔弱胜于显示刚强。)
鱼不脱于渊。 大鱼不能脱离深渊。
邦利器不可以示人。 统治国家的利器不能传示给人看。


三十七 三十七
道恒无名。 “道”是永恒的无名无形的。
侯王若能守之, 侯王(修道的人)如果能遵循于“道”,
万物将自化。 万物(身体各个部分)将自然生长和化育,
化而欲作, 生长和化育中欲望有所兴作,
吾将阗之以无名之朴。 我将用无名无形的“朴”去镇定治理它,
阗之以无名之朴, 用无名无形的“朴”去镇定治理它,
夫将不辱。 那就不会污浊(身体和心灵)。
不辱以静, (身体和心灵)不污浊才可以入静,
天地将自正。 (入静)天地之气就会(在脉络中)自然地正确运行。




下篇 德经


三十八 三十八
上德不德, 形而上层次的德不拘泥于德,
是以有德。 因此才是真正的有德。
下德不失德, 形而下层次的德(要求人)不失离于德,
是以无德。 所以本质上是无德(所以本质上不是德)。
上德无为, 形而上层次的德顺应自然而作为,
而无以为也; 而不是有意表现(施展)它自己的作为;
上仁为之, 形而上层次的仁有所作为,
而无以为也。 而不是有意表现(施展)它自己的作为(仁)。
上义为之, 高层次的义有所作为,
而有以为也。 而是有意表现(施展)它自己的作为(义)。
上礼为之, 高层次的礼有所作为,
而莫之应也, 而没有人响应它,
上传书籍

论语 庄子 易经 乐府诗集 李白诗集 不能不读的85篇精彩古文 黄帝内经 《张爱玲文集》全集 《纳兰词全集》 
水墨山庄庄规 |关于山庄 |京ICP备13023306号